诀别不需骊歌

【瑞R瑞无差】蓝血

瑞琪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同宿舍的弗兰克还醒着,听到脚步声赶紧起来扶上一把。瑞琪倒在床上的时候“哎哟”了一声,扭头跟弗兰克说:“半边身子都是疼的,个人防卫系统毁了个差不多,天一亮就得去医务室修。”

弗兰克一脸“看着就疼”的表情,帮瑞琪把枕头递过去,伸头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又把窗帘拉上了:“吹哨前还能眯会,过会赶紧去医务室敲门,这周好像安迪值班。”

瑞琪侧躺在床上,揉捏着右半边胳膊,抬眼问弗兰克:“我走这两天情况怎么样?”

弗兰克哼了一声,说:“老样子,他还是那个时间表——吃饭,睡觉,训练,窝在实验室鼓捣。”

他说话的时候,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的瑞琪突然睁开眼,基地生化改造过的五感敏锐捕捉到窗外一道飞快掠去的黑影,其中一抹红光尤为清晰。弗兰克正窸窸窣窣在衣柜里翻短袖,没注意到不速之客的离去。瑞琪又合上了眼,没过三秒宿舍里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吹哨后瑞琪去医务室修防卫系统,安迪板着个脸在全息屏上操作,放大窗口的动作恶狠狠地像是想以同样的力度扯瑞琪的脸。瑞琪满怀歉意仰躺在操作台上不敢动,全身上下被一层柔和的蓝光包围,右半边身子的一大块区域闪着不祥的红光,标识着个人防卫系统的损坏区域。过了会蓝光从头到脚呈脉冲状闪烁起来,瑞琪同时感受到身体表面开始发热,知道是修复系统开始工作了。

这种程度损坏的修复需要十几分钟,安迪把全息手套摘了往桌上一扔,对着瑞琪瞪眼:“下次再把治疗师都提前派回来,然后自己伤的跟孙子一样大早上敲门,你看我还管不管你。”

“意外,意外。”瑞琪赔笑:“任务都收尾了,最后又被阴了一下,差点没能回来。路上又路过了郊外雨区,系统一半都是淋坏的。”他穿着基地里成打派发的蓝色训练服和白色短裤,常被描述成“俊朗坚毅”的一张脸隔着修复系统的可视光露出一个明亮的笑来。由于修复系统的高温环境他沁出了一层薄汗,金发有些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看着更让人心软。本就刀子嘴豆腐心的安迪把视线移开冷哼一声,说:“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没白出这一趟外勤。你们这些在基地里长大的孩子,还真没几个见过雨的。”

瑞琪轻声说:“我之前也见过的。我记事早,记得在家的时候经常下雨。还见过雪,跟柳絮一样。”

“那是以前了,以后估计……在人工雨区外看不到了。”

安迪站起来,准备去取点吃的。这时医务室里屋的门忽然打开,一个裹着毛巾被、有着深蓝色乱糟糟头发的少年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安迪,又看了眼治疗台上的瑞琪,没有什么表示。安迪皱眉:“你起来干什么,等会我检查过没事才能走,快回去躺下。”少年又看了瑞琪一眼,沉默地回了里屋。

瑞琪挑了挑眉,他没想到RK也在医务室里,既然这样,两小时前他出现在瑞琪寝室窗外,就是从医务室溜出去的,又或者是听到瑞琪要来医务室,就把自己弄伤先一步来了这里?安迪的起床气是不是也和RK有关?那个外星人?

他本想开口问问,又觉得没必要,很快又在修复系统的闪烁下朦胧睡了过去,这趟任务走的太累了。

 

几十年前,被称为黄金时代的年月还是风调雨顺,一派祥和,但世界终究还是扯下了温柔无害的面纱,露出荒谬的真面目来。世界上多个地方忽然遭遇密集的陨石雨,带来地震海啸,山崩地裂,气候系统变得紊乱,能源紧缺甚至使一些领导人自杀。短暂的几年无秩序的末日年后,政府机器将千疮百孔的世界重新整合起来,幸而科技足以做到这一点,人们住进人造天穹下全封闭的巨型城市,以更高强度的劳作运转世界。只是雨雪天气被更高效率的大气循环方式代替,新生的孩子几乎没人见过雾霭和虹霓。瑞琪他们则是被精挑细选过的一批批少年,在城市边缘的基地里接受各种生化改造和特种训练,处理城市的各种不安定因素,成为新世界最坚韧的力量。

瑞琪是同批少年中的佼佼者,很快就成为了外勤团团长。他除了职责之内的各种训练和外勤,还有自己的隐藏任务。

新世界的社交网络相比之下已经清闲很多了,人们不再有很多的时间制造和传播八卦。但关于末日的种种猜想是不可避免的,其中流传最广的一个叫外星人假说。这套理论说的是在那场带来新旧世界交替的陨石雨中,远道而来的外星来客已经悄然完成了对这个世界的侵略。地球人类在他眼中是个被黑暗森林法则遗忘在银河系角落的、苦苦思索费米悖论的天真孩子,不知是地球人类在他的超级电脑中被检索出的哪条特质吸引了外星来客的注意,最终他没有对地球人类斩尽杀绝,而是留下一部分,将其中的千分之一的新生儿置换为外星间谍,并向地球政府传输帮助建立新世界的技术。外星间谍将拥有更完善强健的体魄和远高于同龄人的智慧,这是一项侵略者饶有兴味的实验,目的是要看看地球人类独特而漫长的培养教育方式下孩子们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在外星孩子们长到二十岁的时候,他们就会从地球上消失,回到母星效力。他们从外表上看和地球孩子不会有什么区别,最大的不同是,外星孩子的血液是蓝色的。

一开始的时候瑞琪其实不相信这类都市传说,他沉稳早熟,满脑子都是好好训练天天向上。弗兰克对这套理论深信不疑,以一个忠诚的地球孩子的责任感积极寻找身边可能出现的外星间谍。但在这个新世界,个人防卫系统和磁感治疗仪的普及使人们几乎不会有机会见血,也从没有一个官方的口径承认过地球上外星孩子的存在,寻找外星孩子的行动一直控制在一个不被世人所知的小规模。瑞琪后来还是相信了,因为弗兰克日复一日在他耳边的轰炸,也因为他最信任的教练菩提指导对这个问题的闪烁其词。

从此揪出基地里的外星孩子就成为瑞琪的隐藏任务了。弗兰克自愿协助他,并怀着很高的热情。他很快就帮瑞琪锁定了目标——RK。

那个行为怪异,寡言少语的怪胎,瑞琪半生的对手。他天资聪颖,各方面成绩都很好,热衷于研制新型武器,时常在实验室弄出各种爆炸,从实验室窗中丢出不明试剂,还曾偷接基地的能源系统,支撑各种奇怪耗能的机器的运转。从他诡异的行踪来看,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外星人,他绝对是其中之一。

 

瑞琪认识RK其实比世人知道的都早,他们在七八岁刚进基地的时候就碰到过,共同救了一只掉进湍急溪流中的小黑狗。最后把小狗捞上来的是RK,他在那个时候就穿红宝石纽扣的绀色披风、带着夸张的宽边墨镜了。当时他有些不知所措,双手抓着湿漉漉的一团毛球,墨镜没有遮住的部分露出苍白肤色。毛球被放下后上下左右可劲抖落了一阵,将水珠绝大部分都抖在RK的脸上、墨镜上和披风上,完事一仰头,摇着小短尾巴,颠颠颠颠没事狗似的跑远了。

瑞琪失笑,他摸出一包纸巾,有点想逗逗他:“你把墨镜摘了,我就给你擦擦。”七八岁的RK仿佛被冒犯了一样,隔着墨镜气势汹汹地瞪了笑得温和的金发少年一眼,转身就走了,一边走还一边抹着脸上的水珠。

后来,他们通过了基地的层层选拔,终于有资格常驻在这里,接受一项项改造,成为超乎常人的战士。两人在所有的排位测试上几乎包揽了前两名(第三名通常是弗兰克)。其实瑞琪更常带领训练和出外勤,而RK主要搞科研,两个人很少当面比拼,对于榜单头名的拼抢,像是一种相互之间存在感的宣誓。

两人之间的斗争也不局限于榜单上,RK在学校里有自己的一批拥趸,专注于找瑞琪的麻烦。瑞琪本人虽然守规矩,身边以弗兰克为首的跟随者也在每一次都反击了回去。这些小打小闹包括互相打破寝室的窗户玻璃、篡改对方的实验作业,最具戏剧性的一次,是瑞琪在数次被骚扰后忍无可忍,向RK提出搭台决斗(为了保证基地成员的竞争性,公开决斗在规章中是被允许的)。决斗当天,在基地所有人的山呼海啸中,瑞琪面对着RK,从他的佩剑剑鞘中抽出了一大捧殷红的玫瑰花……

在持续数日的哄笑后,人们普遍认为的因由是RK耍恶作剧,将瑞琪的佩剑换掉了。但当时在台上僵住的瑞琪视线越过花束,看到的是宽边墨镜也没遮住的错愕神色。不知怎么,在那一瞬间,瑞琪竟然相信那神情不是装的。

童年时射击训练课是最难熬的,瑞琪和RK分到一组,这是二人难得亲密接触的时刻。人造天穹下天气永远晴朗,严格按照季节调控气温,在每一个闷热或寒冷的日子里,瑞琪站在RK身后,微微张开双手,RK每开一枪,就会因为后坐力狠狠向后撞过来,毛糙的头发喇在瑞琪脸上。射击训练时个人防卫系统是不启用的,瑞琪觉得他在吃力地接住一次次向他抛来的沉重铅球。直到他们慢慢长大,经改造和训练的身体逐渐强健起来,情况才好了很多,但由于刻苦,他从小到大成绩一直很好,抬手经常十环。在瑞琪从医务室出来后的第一节射击训练课上接受凯文指导的夸奖时,RK安静地站在一边,训练的时候穿私服戴墨镜是不被允许的,他穿着深蓝色的训练短袖和迷彩短裤,一副直男打扮,苍白瘦削的脸上面无表情,看向瑞琪的时候眼底满是探究。瑞琪被他盯得烦了就有些恼怒地瞪回去,RK反而笑了,抬手搭上他肩膀让他转过去:“休息时间到了,接着训练。”

他笑起来是挺好看的,本来寡淡的眉目也多了些光彩,瑞琪沉默地瞄着靶心,因为身后人的存在而心烦意乱。年轻的团长不太会捉摸人的心思,但却下意识觉得RK有些与他相同的、永远不会说出口的想法,这个认知使他更为烦躁。下一次命中靶心时他有些站立不稳,身后的RK轻轻扶了一下他,带着笑低声说了句:“我的团长,小心。”

瑞琪觉得自己就快发作,他简直忍不住要转身扳着身后人的肩,质问他:你到底是不是外星人?

如果你是的话,我该怎么办?

 

瑞琪被评级为A+的自制力使失控没有发生,但下一秒,想象中的意外发生了——围墙外的隔壁训练场飞出一只铅球,向着靶场砸过来,引起一阵惊叫,瑞琪飞快判断出铅球将砸中身边与弗兰克同组的女孩莉莉——再下一秒年轻团长已经敏捷地飞扑过去,揽着女孩的腰摔在一边的草地上,在空中还不忘强行转身调整,使自己垫在下面。沉重的铅球砸在硬地上带起一小片尘土,女孩毫发未伤,赶紧和旁边的人一起拉起瑞琪。瑞琪的小腿在草坪边的路牙石上蹭了一下,刮出一个淤青来,表面微微破了点皮,没有见血。瑞琪遣散了围过来关心他的人群,回到他的搭档身边接着训练,搭档露出一个带点痞气的笑,把地上的枪支捡起来递过:“我们的团长真的是有些超级英雄的气质呢。”

“袖手旁观的人别说风凉话。”瑞琪一把夺过枪,刻意站得离他远了一点接着训练,却感受到RK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瞟向他的小腿伤口处。训练结束换衣服的时候,瑞琪发现他的小腿伤口已经几乎消失了。

基地对战士的改造是全方面的,除了基础的的提升五感、身体素质、植入身份识别芯片等,提高自愈能力包括在其中。他一直都是优秀的、不会让自己受伤的战士,这是第一次感受到自身超强的自愈能力。

 

数月后的一天早上吹早训哨后,瑞琪拉开宿舍门,惊讶地发现RK等在门外。弗兰克出外勤还没回来。

“瑞琪,一起下去吧。”RK靠在墙上看着瑞琪,在他的惊讶情绪中笑得比平时张扬很多。

“可以是可以。”瑞琪一边锁门一边说:“理由?”

“为了感谢你在考核中救了我。”

RK说的是前几天结束的生存夺宝考核,他当时苟到最后,在决赛圈荣誉圣殿眼看着瑞琪被机关缠住,才不慌不忙地从废墟中跳出去开启宝箱。刚走了没几步就触发了关底boss,那是条漆黑的会喷火的恶龙,RK和它缠斗了几轮逐渐处于下风,考核版本的个人防卫系统被多处烧伤,倒在地上眼看着就要被火龙吞噬。瑞琪在一边急得爆发,用最后的一发子弹打断了身上束缚的铁链,然后硬生生把固定的铁链扯下来,对着恶龙小山一样的脊背狠命抽了一鞭。恶龙吃痛,扭头对着新的目标不管不顾喷出一大团火焰,被瑞琪敏捷避开,抽出腰间的佩剑继续迎上。最终恶龙被牢牢制服时,瑞琪的个人防卫系统已全面崩溃,他本人也在恶龙摧毁圣殿的最后一击中失去了意识,考核系统宣判瑞琪退出考核。

但考核现场的监控视频里,防卫系统还残存着一丝血量的RK摇摇晃晃站起来,没有去取象征荣誉和地位的宝箱,而是走向被压在废墟下的瑞琪,费力地把他挖出来,半跪在地上把他的上身抱在怀中。RK的宽边墨镜在战斗中碎裂成几块掉在尘土里,他垂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眼睛,监控系统模模糊糊捕捉到了自他脸上流下的一滴晶亮液体,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

“没什么好感谢的,”下楼的时候瑞琪说:“当时我们一队,我又是队长,那是我的职责。再说了,考核在基地严密监控下,是绝对安全的。”说这话的时候RK侧头望他,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就是“知道我绝对安全还不管不顾来救我?”瑞琪又补充:“呃……你知道,考核的数据里也有团队协作意识这一点……”

“不管怎么样,”RK说:“我欠你的。”

早训是跑操,他们这个级别是每人一万米,顶着人造太阳模拟的灼眼晨光一圈一圈地跑,凯文站在操场边监督,看见瑞琪和RK并肩跑过来时露出诧异神色。瑞琪半低着头,想着最近对RK的一些调查:他深夜离开寝室,和一些神秘的人会面;实验室里耗电量极大的奇怪机器似乎是民间版本的量子传输机,可以使人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之间任意穿梭,甚至有传闻说可穿越时空;他潜入了许多政府部门的网络,在暗网上兴风作浪,发布加密信息;有人看到他悄悄去见过一次老菩提,在他的办公室停留许久,出来时脸上难掩失落之情;弗兰克很快也发现他在悄悄观察瑞琪,就像观察一个优秀地球人类的样本……

他们跑到了操场的另一边,凯文已经偷懒去喝水了,五感再灵也听不到他们说话——瑞琪想问开口问RK身上的这些谜团——最终他看着身边的RK,没有问出口,因为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很愿意知道答案,至少不是在现在。

基地里的人很快接受了瑞琪和RK这对死对头关系忽然转好,变得形影不离的事实。弗兰克任务中途回来修整,在惊讶之余表示和RK走得更近说不定可以发现更多线索。“我们的胜利,”他比划着说:“就是当我们逼迫他露出真面目,换句话说,露出蓝血时。到时候我们就把他交给基地领导,由上级处置。如果在此之前他消失了,那将是我们最大的失败。”

瑞琪点点头,他们的调查一如既往,既不能说没有进展,也不能确切证明RK就是外星人。他想这还不一定,他们这批适龄的少年很快就二十岁了,如果到时候地球上没有人莫名消失,就证明外星人假说是荒谬的。当然,不止是他们,新世界的许多人都在等待这一年的到来,仿佛静候一场荒诞戏剧的结局。

 

瑞琪和RK一起去做体能训练,一起出了任务,一起去吃了火锅看了电影,在某一次魔鬼训练结束后,他们买了很多很多酒,坐在操场边上,面对着人造穹顶显示的黄昏喝到漫天繁星。夜间的穹顶显示的星空十分迷人,银河清晰可见,像还没有工业污染时古代人类看到的那种星空。他们二人喝的都有点过了,大着舌头说一些自己小时候的糗事,最后还唱了起来:

“在这光芒闪耀的大地,摩尔拥有智慧勇气——”

这首童谣被他们不可避免地唱跑调了,两人哈哈大笑起来,RK面对天穹躺下,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没爹没娘——”

瑞琪把喝光的酒瓶扔进空酒瓶堆里,说:“我也没有,听说出生没——没多久就死了。”

“我不一样,”RK说这些话的时候语句变得稍稍清楚了一些:“我知道他们,他们还活着,就在这千疮百孔的世界的某个角落。他们不想见我,我偏要找到他们。”

“这么说,”瑞琪有点震惊:“你实验室那些奇怪的东西——”

“都是用来找他们的。”

在瑞琪的认知里,他和RK之间永远隔着一层双向的隔膜,他喝了很多酒,眼前模糊的世界里,那层隔膜被RK本人扯下了一小半。他摸索着,抓住了RK摊开在地上的手,在感觉上像是跋涉了千山万水似的。

“我帮你,”他说:“我帮你找。你父母如果是因为一些科研项目消失的话,我可能知道一些线索……”

“真的?”RK的眼睛亮了亮,坐起来又给瑞琪开了一瓶酒。

最后他们喝光了所有的酒,相互搀扶着回到瑞琪的宿舍,在同一张床上沉沉睡去。窗外的夜色中有猎猎风声,被他们丢弃的酒瓶在地上乱滚。

 

而第二天瑞琪醒来,在炸裂般的头疼中发现RK已经消失不见,而房间被翻的乱七八糟。

他的第一反应是怒不可遏。这位少年团长向来稳重自持,唯独在RK的事情上常产生暴烈情绪。也因他恼怒自己,怎么会这样放松警惕。他联系了在基地附近出任务的弗兰克,然后跳出窗外,跃上最近建筑物的楼顶,调动全身能力,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基地另一角的实验楼。他踹开了RK实验室的门,里面已经有人在等他了,不止一个人。

与此同时,他视野中出现信息,是弗兰克发来的,他正在全力赶来的路上。

瑞琪抬眼看看实验室中的几个人,让他惊讶的是RK不是打头的,站在最前面居然是RK的跟班鲁比。在鲁比后面,站着RK、和他们一伙的杰拉德、一脸茫然的捷克,还有一脸不可置信的,瑞琪的小迷弟乐乐。

“瑞琪团长!”乐乐叫着:“他们说你是——”

仅仅过了一瞬瑞琪就明白了,一直以来,他都觉得隐隐约约觉着RK跟他有一样的想法,现在他终于明白,他认为RK是外星人,反过来,RK也认为他是外星人。

接着他恐慌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思考一个想法:外星人有可能是不自知的吗?

鲁比看向瑞琪的目光中充满嘲讽,他伸出一只手,站在他身后的RK沉默地递上一块小小的芯片,瑞琪一眼认出那是自己在基地的医疗记录的备份,RK在他的宿舍里翻箱倒柜就是因为这个。鲁比把芯片放在了桌子上,对瑞琪说:“我知道你在等人,我们就等他来了再开始。”

狭小的实验室里气氛十分微妙,瑞琪盯着RK,后者藏在墨镜和披风里缄口不言,鲁比和杰拉德满眼都是得胜前的兴奋,捷克看上去十分想置身事外又有点想看热闹,乐乐已经快要哭了,但弗兰克没让他们等多久,很快就风尘仆仆出现在门口,见到此情此景不由得也愣住。

“副团长大人早上好。”鲁比跟他打招呼,他是个金发的,瘦瘦小小的孩子:“我们今天在这里,可以解开一个困扰你们很久的答案。”RK埋头在他的手环上进行了一个操作,在场的人很容易就看出他是暂时解除个人防卫系统。接着,他取出一根针,在自己的指尖扎了一下。

他的指尖出现了一滴殷红的血。弗兰克震惊地看着。鲁比说:“我们知道你们一直以来在想什么,显而易见,你们错了。而现在,我们却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们的团长大人才是天外的来客。”他带上全息手套,扫描了芯片,在几人面前拉出全息屏,显示芯片里的内容:“首先可以看到,除了训练和任务中的受伤,我们的团长大人从没有生过病,这样的身体素质即使是基地改造的战士也很难有的。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检索出一条内容,单独拉出来:“x年12月3日,C区的任务中,瑞琪团长受到了严重的放射性污染,治疗过程中进行了一次血液采样,备注栏这里记录了——血样呈蓝色。”

“其实你自己都没有想过吗?各方面都最为优异,身体素质极好,受到的外伤比接受过同样改造的人痊愈的都快。而且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血液是蓝色的吗?”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可怜的弗兰克短时间内经历了双重打击,一时间没有缓过来。瑞琪说:“血样暂时呈现蓝色是由陨石的放射性造成的,这种情况对特工来说很常见,医务室的人当时就是这样诊断的。”

“对,”弗兰克回过神来:“基地绝不会骗瑞琪的,他们还让他当了团长!”

“其实很好证明。”鲁比笑得更嘲讽了,他把头偏了偏,杰拉德会意,取出一根新的针。RK嘴唇张了一下,但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扎就扎,有什么了不起的!”弗兰克上前去夺过针,一把拽过瑞琪的手腕,催他快些解除个人防卫系统。然后他把针对准了瑞琪的指尖。

弗兰克用手指微微遮挡了一下,只有瑞琪能看到,尖尖的针头对着弗兰克自己的手指,他用力扎了下去,一滴红色的血顺着针流了下来,落在瑞琪的指尖上。瑞琪看到弗兰克额头上沁出汗珠,想到他怕疼。

红色的血滴很有说服力的出现在瑞琪的指尖上,轮到鲁比愣住了。窗外刮起风来,RK冷笑了一声,取下墨镜,修长手指按上额头,说:“瑞琪,鲁比,瞧我们有多愚蠢。”

窗边的乐乐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趴在窗边喊着:“这是什么?这难道是——”他吃力地想着那个对现在的孩子来说十分陌生的字:“雨?”

 

瑞琪最终也不知道RK当时有没有被弗兰克那个小小的障眼法迷惑,变故来的太快了。短短几日,所有的城市中几乎都下起了雨,这在全封闭的城市中是绝不该发生的,政府的解释是城市的水循环系统出了问题,但解释不了的是每一场雨过后,都会有成百上千的二十岁少年消失。

人们在讨论外星间谍假说时,说的都是“一个占新生儿比例千分之一的群体”,但当变故发生时,才意识到这个群体是由一个个真真切切的人组成的。他们是父母宠爱的孩子、是发小、是男朋友和女朋友,失去一个就会毁掉一个家庭。

所有城市都出现了规模不等的暴乱,基地中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派出外勤,RK也在其中,而瑞琪要留在基地统筹。RK外出时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在关注基地所在城市的天气,瑞琪知道后赶紧给他打电话,说他没事,天天两眼一睁忙到熄灯,暂时没有消失回外星的迹象,让他好好做任务,反正做完后很快就回来了,担心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更何况他说不定根本就不是外星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RK从不敢给瑞琪打电话,他怕对面如果没人接,自己会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石化成一座雕像。

仿佛是上帝弄坏的城市水循环系统下下停停下了半个月雨后,雨戛然而止,也不再有少年消失的事件发生,据网上的猜测地球上的外星来客仅剩下数百人,而瑞琪就是其中一位。很快RK的任务也收尾了,这两天就能回基地。他在陌生的城市睡下,想着回去后要问一问瑞琪那边知道的关于父母的线索,然后他申请调到外勤团去,到时候谁当团长就不一定了。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窗外下了一层薄雪,像落了一层柳絮。他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城市中本不该下雪。

--end—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