诀别不需骊歌

【康正】曙光(丧尸AU)

给 @莱卡 

OOC预警,突然结束预警。

又名小正广打丧尸。

梦中始终下着淋漓夜雨,世界透明,万籁俱静,唯有薄雾般的细雨飘飘洒洒。天上还有璀璨繁星,雨丝就从星星间垂下,不时有流星闪过,一颗一颗穿过雨帘。正广在这样的梦境里睡得酣沉,接着,他感觉自己化作一颗流星坠下,突然醒了过来。

真实的世界里也同样下着雨,却不像梦境中那样梦幻,半开的窗帘外露出一角铅灰色的天空,关了窗的房间里十分安静,室内光线昏暗,地上放着摊开的行李箱,衣物散落一地。潮湿的空气中带着些凉意,正广看了看表,发现已经是傍晚了,再看看手机,没有信号,这在他家那套郊区的小公寓里也是常事。他也不开灯,翻了个身睁眼看着天花板发呆。

毕业的日子也不是想象中那样无忧无虑的——升学、打工、与不良少年周旋、因为妈妈的事情日夜烦心……康介更加忙碌,成为正式教师之后他有更多推脱不掉的工作要做,经常需要出差,甚至他们谋划已久的毕业旅行,都只能让正广一个人去了。

正广去的是北海道,正是薰衣草漫山遍野的季节,原野上微风轻抚,似乎要吹去世间所有烦忧。去看薰衣草泡温泉的多是年轻情侣,正广遇上了许多,心里暗暗失落。他理解康介,康介被委以重任,他比谁都高兴。只是理解是一回事,真正要做到毫不介意又太难了。正广似乎已经记不清上次他和康介独自相处是什么时候……眼下,他已经毕业旅行回来,康介还没确定出差归来的日期。

暮色愈发深沉了,正广从无边思绪中转醒,意识到今晚要去拉面店上夜班,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门。如果他临走前有时间看一眼电视或是打开了广播,一定会注意到所有电视台滚动播放的新闻:全市爆发新型狂犬病毒,请所有市民尽量不要出门,远离所有水源,市内部分地区停水停电是昨晚暴雨造成的问题,正在抓紧时间抢修,请大家不要惊慌等等等等。然而他没有看到,只是带上伞飞快下楼向拉面店走去。

然而他很快就察觉到有哪里不一样了。首先意识到的是街上几乎没有人,路灯的电压也很不稳定,在快要停了的细雨中一闪一闪格外瘆人。正广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店铺大多关门闭户,世界死一般寂静。正广当机立断转身准备回家,就在这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他心中一喜转过身去,惊惧在一瞬间传遍四肢百骸,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身后走来两个人,或者说是两具躯体。他们穿着普通市民的衣服,拖着腿向着正广的方向走过来。那明显是两个死人了,他们身上满头满脸长着可怕的红色暗斑,其中一个还勉强保持着完整的身形,另一个肠子都拖到了地上。一股难以言喻的尸腐气味传来,正广堪堪忍住呕吐,拔腿向家的方向跑去。

丧尸?!!

正广按捺住震惊与恐惧,飞快转过一个路口,迎面看见另一只丧尸摇摇晃晃向他这里走过来。正广后退两步,踢到一根钢管,他哆嗦着蹲下捡起来,没头没脑往前面一掷。他因恐惧手上脱力,钢管没有扔出三米,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当啷一声,在寂静黑暗的街头极其明显。

正广浑身一颤,知道大事不好!

空无一人的街道两边家家户户门窗紧闭,伴随着钢管落地的回声,房子里渐渐传来了指甲抓挠门户的嘈杂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恐怖,在惨淡的路灯下场景仿佛惊悚电影。房门被一个个推开,一个接一个的丧尸从屋子里走出,循着钢管落地的声音走过来,拉风箱一般的呼气声响成一片。正广努力挪动瘫软的双腿向来的方向跑回去,身后渐渐集结起成群结队的丧尸。

手机在此时震动了起来,正广哆哆嗦嗦掏出来,是康正打的,接了。

“终于接电话了!”康正焦急的声音响起来,信号不太好,有杂音:“你在哪?”

“我在X街上!被丧尸追着跑!”正广扯着嗓子喊:“我要死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广播里说是变异的狂犬病毒。”康正报了自己当前的位置,之后声音顿了顿,正广想象着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去调车载广播,刚刚还有新闻播报,这会大部分频道都已经没了声音。“我在路上了。你先小心着,这些怪物感官不强移动速度不快,但千万不能被他们咬到……”

电话断了,正广看了眼手机,无服务。

正广,听天由命了。他暗暗跟自己说了声,行动上却毫无任由命运摆布的意思。他屏住呼吸抬头看了看路牌,钻进一个黑暗没有门户的小巷,向着康正来的方向迎过去。

妖魔出没的黑暗密得水泼不进,让人窒息。正广怕得发抖,脚软得简直挪不动,只能拼命撑着跑下去,

耶和华阿,你是我的灯。耶和华必照明我的黑暗。

他不信基督,却忽然想到这句。

 

正广在一个十字路口前停下来,万幸一路没碰到丧尸。也有可能与他们擦肩而过,两边却都没注意到。街角有家买手机的店,墙外指示灯可能是独立电源,在停电的城市里发着幽蓝冷光。天上散了几朵云,露出好月色。借着月光,正广看到人行道上摇摇晃晃走过去几只丧尸,穿着普通上班族的衣服,有的还提着公文包。他们在早上打领带的时候,哪里想到自己要以这副尊容回家了呢。

康介该快到了。正广抬头看月亮,又低头看看手里冒死捡回来的钢管,他实在不敢让自己觉得手无寸铁。四周空旷,他打算过个马路躲在一个挺高的垃圾桶后面。他把垃圾桶当成堡垒,透过上面给人扔垃圾的两个洞警惕地观察了四周,没发现什么情况,就背靠着垃圾桶缓缓滑坐下来,察觉自己外套里的T恤湿透了。他扇了扇风,把一声微弱的喘息和缓慢的脚步声扇进了耳里。

钢管在地上骨碌碌滚了两圈,正广手忙脚乱,抓了两下才把它抓到手里,钢管沁凉的触感让正广觉得有些可靠。

过来的丧尸孤零零一个,看样子是个老年人了,一瘸一拐而又拖拖踏踏的走路方式竟让人觉得分外可怜。它刚从对面黑暗的巷子里出来,顺着人行横道挪过来,怪道正广刚才没看见它。它应该是一路尾随正广过来的,正广想到这里一阵后怕,准备着等他走到垃圾桶前,就透过垃圾桶上方的洞,把他一杆捅飞——像台球入袋一样。

他还是高估了自己。手中钢管太短了,所谓一寸短一寸险,出手的瞬间力度角度都不到位,钢管擦着丧尸的肩膀,刚好是这个丧尸被咬的那块地方,在出的骨头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听得正广一阵不适。此举反而起到了疑似激怒丧尸的效果,它伸出腐烂翻白的手,企图把他拉过来。正广绕过垃圾桶逃跑,又被挡住了去路。

腐臭气味在鼻腔萦绕,正广一秒钟就想了很远很远。他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康介看到他变成了一具丧尸,若是他被咬了就趁意识消失前赶紧想办法了结自己,咬舌,或者赶紧跑到河边跳下去沉底。下一秒,他眼一闭心一横打算和丧尸殊死搏斗。再下一秒,一束微弱光芒从远方打过来,似耶和华提起了灯。

灯光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康介低调的黑色轿车以一个平素在城市里绝对不被允许的速度呼啸而来。正广感觉自己身上的某些力量被觉醒了,他模糊地想,是不是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某些羁绊,当他们靠近时,会不由自主地强大起来。

他准确地踹出一脚,丧尸像个破布袋子一样在空中划了条弧线,掉在了马路中央,瞬间又被车子撞飞很远。汽车刹车发出尖厉啸声,堪堪停在十字路口,车子的主人拉开车门,长腿两迈就走到正广身边,把车灯光遮了一片。

正广自己也被他那凶狠的一脚踢得坐在了地上,正在发愣。看到大柴康介过来,他呢喃:“总是这样,像从天而降的英雄一样……总是这样。”

然后英雄叼着烟逆着光对他站着,就像许多年前背着夕阳。被拯救的孩子也成长了,他鼓了鼓气,大声说出来:“喂——我腿软了,你扶一扶我。”


-END-

评论(2)

热度(17)